广东环凯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主营:EasyBox理化快检产品: EasyBox理化试剂盒、试纸条、检测仪等 余氯、臭氧、二氧化氯、过氧乙酸、双氧水(过氧化氢)、氨氮、磷酸盐、砷、氰化物、尿素、亚硝酸盐、硝酸盐、硫酸盐、硬度、碱度、氯离子、亚硫酸盐、偏硅酸、硅酸盐、铬、硫化物、铜、铁、锰、镍、铝、银、铍、COD、氟、甲醛、重金属、季铵盐、戊二醛等常见物质的快速检测产品。
咨询电话:020-32078333-8853
联系方式
新闻资讯

揭开砷污染的盖头

山西医科大学课题组在2013年8月,对大同高砷地下水地区的生活饮用水、土壤、蔬菜中的砷含量进行采集分析,以了解这一地区生态环境砷的分布。2月初,课题组就相关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砷污染不容忽视

砷广泛分布在地壳中,是一种重要的矿产资源,可以从地层中渗析到地下水,砷的化合物三氧化二砷就是老百姓常说的砒霜的主要成分。记者查阅了相关资料,如果长期饮用砷超标的地下水,容易患“地砷病”,严重者可导致肺癌、皮肤癌等。

山西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毒理学教研室主任裴秋玲教授带领的课题组,多年来一直从事慢性砷中毒作用机制和防治研究。她介绍,砷在工业、农林牧业、医**面非常常见。自然界砷矿物在开采应用中,通过迁移、扩散,对所在环境的水质、土壤造成污染,通过植物吸收或富集,长期摄入或吸收过量的砷会对人体健康以及植物的生长产生严重的影响。

近年来,砷污染事件频发,对生态环境和人的身体健康造成潜在威胁,甚至产生不可挽回的影响。去年年底,湖北黄石超标247倍砷污染案做出宣判,该案中,通过气体排放造成重大砷污染,导致894人住院,118人被检出超标,49名村民中毒。

资料显示,在我国土壤中,砷的平均含量为11.2mg/kg(毫克每千克),不同地区的土壤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砷污染,分布也不平衡。裴秋玲说,除去客观存在的因素,人的活动可能是影响砷在土壤中含量的主要因素。近年来,在山西、内蒙古、新疆等地区自然成因的地下水砷污染问题受到广泛关注,砷和含砷金属的开采、冶炼,工业生产及含砷农药、化肥的施用及高砷水灌溉,煤的燃烧等一系列人为活动也使中国大面积农田遭受到不同程度的砷污染。中国作为受砷污染*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存在砷的工业型污染、燃煤型污染和饮水型污染等。

同为课题组成员,山西医科大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讲师田凤洁告诉记者,由于自然因素,地壳的运动和封闭环境中发生氧化作用,加之长年雨水较为稀少等因素加剧砷的富集,形成高砷地下水。我省是继内蒙古之后的第二大高砷地下水区,大同和晋中不同区域内20m—50m深的地下水砷浓度高是我省*大的盆地,由于地势较高,降水少,地下水砷含量的一个显著的分布特点是北低南高。当地居民长期饮用20m—30m左右深度的高浓度砷的手压井水,且日常生活的洗衣及植物的灌溉都使用此手压井水,这些途径使得有可能通过饮用水或者食物接触到砷。

调查为污染防治提供依据

山西医科大学课题组在2013年8月份,对大同高砷地下水地区的生活饮用水、土壤、蔬菜中的砷含量进行采集分析,了解了这一地区生态环境砷的分布。

他们采集的地砷病区居民日常饮用水85份,经过检测,水砷浓度均超国家规定的城市饮用水标准,其中42份超过农村饮用水标准。地砷病村土壤中砷的含量为6.187mg/kg—11.26mg/kg,虽未超过土壤砷含量的自然背景值,但略高于非地砷病区 5.671mg/kg—7.037mg/kg的土壤砷含量。

那么在这些地区种植的蔬菜有没有受到影响呢?经过采样和测量,地砷病区居民院内自产小白菜、芹菜、黄花菜、胡萝卜、土豆、辣椒、茄子、西红柿、豆角和玉米10种瓜果蔬菜,不同程度超过国家限量卫生标准。瓜果蔬菜中砷超标率呈现叶菜类>根茎类>

果菜类的趋势。

同时,记者注意到,根据该课题组的调查结果显示,高砷地下水浇灌导致“水—土壤—植物—人类”模式可能是地方性砷中毒地区居民砷暴露的不可忽视的一条途径。田凤洁表示,这个模式可以成为当地砷污染防治和治理的重要依据。

另外,近年来,随着人们对含砷矿石的大规模开采、砷剂在工农业生产中广泛应用,以及大量堆积的含砷废石、尾矿被氧化和淋滤溶解,造成砷元素的分解、迁移和扩散,导致土壤受到砷污染。这些均对生态环境和人类身体健康造成潜在的威胁。

可针对性开展生态修复

针对调查结果,课题组给出了低砷水灌溉、合理使用含砷农药、加强健康教育等建议。

裴秋玲说,首先,虽然两地土壤砷均未超过国内土壤砷9.2mg/kg,但地砷病区土壤砷含量略高于非地砷病区。地砷病区浅层20米—30米地下水砷浓度超出标准。所以,地砷病区土壤砷的来源可能和高砷地下水浇灌有关,建议帮助当地居民寻找低砷灌溉水源。其次,由于当地居民习惯于用院内20米—30米手压井水浇灌院内种植的蔬菜。砷可能通过水—土壤—植物—人的途径进入人体,造成危害。因此可通过健康教育,提高居民对砷危害的认识,提高自我保健意识。

生态治理即充分利用生物对污染物吸收能力的差异性,通过调整农业生产结构,合理安排选择性作物的种植和耕种模式的调整,使生物*大限度地适应现存污染环境,并对土壤达到根本性的改造。例如在地砷病区,水田改种玉米、大豆、甘蔗等作物,其生长与水稻相比受砷影响较小,砷在这些农产品中的积累量也较少。另外,在砷污染农田,也可考虑采用种植非食用作物模式来合理和充分利用土地资源,如可采用种桑养蚕,或种植纤维作物作造纸等综合利用,既可较大程度利用污染地资源,也可逐渐达到修复或减轻土壤的砷污染的目的。

此外,利用超富集植物吸收土壤中的重金属元素,通过收割植物带走重金属元素,进而将重金属元素提纯为有用的工业原料,以达到清污和回收的双重目的。植物萃取作为重金属元素污染土壤修复的可选择的方法具有很大的潜力。如蜈蚣草、剑叶凤尾蕨是两种砷的超富集植物。酸模、苎麻、蟋蟀草、芒草等植物也均能生长在极高浓度砷的环境中,且生长快、生态适应性强,具有很强的修复砷污染土壤的潜力,可被用于治理砷污染土壤。

根据调查结果,裴秋玲建议,一方面从源头进行治理,禁止或减少高砷水灌溉、含砷废气废渣排放、含砷制剂的使用等;另一方面,必须高度重视土壤环境砷污染的防治和修复,才能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土壤生态环境家园。

本报记者程国媛

netease 本文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Copyright@ 2003-2020  广东环凯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人 : 潘建勋  联系电话 : 020-32078333-8853  传真 : 020-32078333  移动电话 : 15013138055  地址 : 广州萝岗区科学城神舟路788号  Email : 15013138055@163.com QQ : 15013138055

粤ICP备10054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