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环凯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主营:EasyBox理化快检产品: EasyBox理化试剂盒、试纸条、检测仪等 余氯、臭氧、二氧化氯、过氧乙酸、双氧水(过氧化氢)、氨氮、磷酸盐、砷、氰化物、尿素、亚硝酸盐、硝酸盐、硫酸盐、硬度、碱度、氯离子、亚硫酸盐、偏硅酸、硅酸盐、铬、硫化物、铜、铁、锰、镍、铝、银、铍、COD、氟、甲醛、重金属、季铵盐、戊二醛等常见物质的快速检测产品。
咨询电话:020-32078333-8853
联系方式
新闻资讯

水安全,谁来保证?

水是*常见、*普通的物质,也是*伟大、*神奇的天赐资源。没有水,就没有多姿多彩的世界,也就没有生命的孕育和人类的繁衍。但如今,喝什么水,能不能喝上安全水,已经成为困扰居民生活的重要问题。
 
    在水质专家赵飞虹看来,长期饮用瓶装天然矿泉水,只是她在两难境地中的一个无奈选择。
 
两难抉择
 
    赵飞虹是北京保护健康协会健康饮用水专业委员会会长、北京爱迪曼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2013年,由于声称20余年不喝北京自来水,她成为了网络热门人物。
 
    “位于重庆市的第三军医大学刚刚结束了一个实验——用5种饮用水投喂大鼠,观察大鼠的繁殖能力和子代的生长发育情况。”赵飞虹说。实验结果显示;饮用未经过滤自来水的大鼠不仅妊娠率低,其 子鼠学习和记忆能力也*低;饮用纯净水的大鼠受孕率*低,子鼠的存活率也*低;相对而言,饮用净化后的自来水的大鼠,其子代学习和记忆能力是比较高的。
 
    但是,净化后的自来水也可能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威胁。赵飞虹介绍,第三军医大学针对重庆市所有中小学生的饮水情况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长期饮用自动售水机的水(其中矿物质含量非常低,基本可以被视为纯净水),对于儿童和青少年的肾脏发育会造成不佳影响。
 
    对于家用净水设备,赵飞虹告诉《经济》记者,它们在去除有害成分的同时,也会将钙镁离子等矿物质渗透滤除,难以保证人体所必需的矿物质摄入。
 
    与之相比,她认为,瓶装矿泉水不仅安全可靠而且也有益于人体健康。“首先,瓶装水的水源地水质普遍优于自来水;其次,瓶装水的生产线相对精密度高,比较先进;第三,自来水采用氯气**,常常会产生三卤甲烷等有害的**副产物,而瓶装水用的是臭氧,**副产物的种类和数量都比自来水少得多;*后,瓶装水几乎不会在长途运输过程中发生二次污染,但自来水管道是否卫生、有没有清洗,我们都不清楚。”
 
    2012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供水水质监测中心公布了2011年国内城镇自来水水质普查数据。当年自来水厂的出厂水达标率为83%,但入户水的达标率只有79.6%。
 
    在这样的背景下,瓶装矿泉水似乎是饮水的*佳选择。
 
    但实际上,如果用“存在不足”来形容中国的自来水水质监测,那么瓶装水和桶装水的监测则几乎可以说是“完全缺失”。
 
    “政府并不要求瓶装水企业(在包装上)列出其水源地或过滤方式,也不要求瓶装水企业对酸碱性、汞银化合物含量等多项指标进行检测。企业通常也不必向公众披露这些信息。”香港环保组织——全球化监察的项目统筹刘燕娜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说。
 
    全球化监察在调研过程中接触的一位瓶装水业内人士透露:中国市场上近60%的瓶装水(或桶装水)都是冒牌货,许多非法水厂把自来水灌进瓶子,再假冒杰出品牌出售。
 
    此外,通过走访瓶装水水源地(也即其工厂所在地),全球化监察发现:瓶装水生产严重影响了水源地的水位和水质。
 
    “2012年,我们分别考察了娃哈哈和云南山泉在云南的瓶装水厂,并对当地居民以及工厂工人进行了访问。”刘燕娜注意到,这些坐落于水源地周边的村子,居然遍布着“打井”的喷漆广告。
 
    大理娃哈哈水厂附近的村民也向全球化监察反应:自从娃哈哈十年前在上游开厂,几百年来一直用于饮用及农田灌溉的下游水,很快就被污染成乳白色,水流量也显著下降。“这些村民也因此放弃了水稻种植,改种一些耗水量低的品种,收入大不如前。”
 
    昆明云南山泉水厂更是借“保护水源地”之名,将数代村民取水的湖泊用铁丝网“保护”了起来,不允许村民进入。“没有了山水作为稳定的灌溉水,他们只能依靠极不稳定的雨水,种一些简单的农作物。然而,不论是当地政府或是瓶装水公司,从不过问他们的情况,更没有丝毫赔偿。”
 
    广东省瓶装水协会的数据则显示:生产1公升的瓶装水实际上至少需要用上17公升的水,而数据还未包括在净化和其他生产过程中造成的水污染。
 
    “瓶装水对水资源的浪费和水环境的污染,实际上把我们推向了一个更加‘口渴’的世界。”刘燕娜说。
 
    对此,赵飞虹并不否认。“我之前对瓶装水也很抵触,觉得这是对环境、对资源的破坏和浪费。我对一些瓶装水的厂家也有意见,他们为了追求自己利益的*大化,拼命抽取地下水,导致地下水水位下沉、植被破坏甚至房子开裂等问题。但想来想去,为了个人的健康,我还是选择了瓶装水。”
 
    个人健康重要还是公众环境重要,在饮水问题突出的中国,这似乎已经成为了非此即彼的两难选择。
 
水资源短缺
 
    除了饮水难题之外,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国内水资源规划专家姜文来认为,我国的水安全问题还包括诸多层面。“我国的水问题,大致可以分为‘水多、水少、水脏、水浑’4个方面。水多是指洪涝灾害,水少是指水资源短缺和干旱,水脏是指水污染,水浑是指水中沙含量多。”他告诉《经济》记者,总体看,南方洪涝灾害严重,北方水资源短缺和水污染严重。
 
    众所周知,我国是一个严重干旱缺水的国家。2014年,我国水资源总量约为27267亿立方米,名列世界第四位。但人均水资源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是全球人均水资源*贫乏的国家之一。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加之不合理的水资源开发利用,水资源短缺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重要瓶颈。而且出现了水短缺和水开发的恶性循环,越短缺越开发,越开发越短缺。同时,水资源开发利用大量占用生态水,导致生态环境恶化,人类本身生存也受到不同程度威胁。”姜文来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也不例外。
 
    他指出,目前,我国的经济结构与水资源现状并不适应,单位GDP水资源消耗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如农业用水利用系数只有0.5左右,其他行业同样存在不同程度的差距。
 
    与此同时,累积性水生态影响却在持续发酵。姜文来说:“水生态系统的退化伴随水资源的不合理利用持续积累,累积到一定程度就将由量变到质变,造成重大的水生态问题,威胁人类生存。例如,地下水水位下降就是一个对水伤害逐步累积的过程,地下水水位下降后还会导致地面沉降、海水入侵等一系列生态环境问题。因此,我们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减少对水的损害。”
 
农村水问题突出
 
    “我们都知道,瓶装矿泉水水质好,有益身体健康,但其价格比较昂贵,不适合家庭条件一般的日常生活需要。特别在农村地区,饮水是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与民众生活休戚相关,关系到农民的健康、收入和幸福。”姜文来说。
 
    他强调,农民住户比较分散,还有相当一部分农民饮水安全还没有解决,即便已经解决饮水的部分地区,饮水质量安全还没有得到保障,其质量和城镇水质相比还有一定距离。
 
    据了解,我国农村的用水安全还存在如下问题:
 
    在东北地区,部分地区地下水氟超标、铁锰超标,地表水体的污染较为严重,浅层地下水也受到污染,局部地区季节性缺水严重,一些地区地下水位持续下降;
 
    在华北地区,干旱、污染、水源枯竭是农村饮水安**临的主要问题;无论是地表水还是地下水,都面临污染问题;氟超标、苦咸水分布广;部分山丘区农村居民经常出现季节性缺水;一些地区在解决饮水问题后出现“返困”;
 
    在华东地区,山丘区因供水设备简陋存在取水不便和保证率低的问题;
 
    在中南地区,山区地区由于供水设备简陋造成取水不便和季节性缺水,局部地区还存在氟超标和血吸虫问题,采矿、造纸等行业的工业废水排放对水源构成极大威胁;
 
    在西南地区,季节性干旱严重,工程型缺水问题突出,局部地区存在铁锰超标等水质问题;
 
    在西北地区,农村资源性缺水严重,干旱缺水、氟超标和苦咸水问题十分普遍,一些地区的地下水严重污染。
 
    饮用水权威、住建部城镇供水组专家、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占生告诉《经济》记者,农村供水难就难在资金和管理两方面。
 
    “以前治理农村的水问题,主要的解决办法就是另找水源。假设这个地区水质不好,那我们就另外找一个好一点的水源,再拿管子引过来。但这就涉及钱的问题。”王占生说。
 
    “现在的基本原则是,所有的工程费用都是国家出,运行费由老百姓自己出,但是农村很多老百姓喝水从来没有交过钱。”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饮用水安全研究所所长刘文君曾实地验收过许多农村饮水安全项目。他指出,即便是在北京郊区的一些地方,村民都觉得交水费困难。
 
    但是,即便水费得以足额收取,维持农村集中式供水仍然捉襟见肘。
 
    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国内已建的52万处农村集中式供水工程,平均每处日供水能力154立方米,受益人口1061人。在集中供水工程中,90%是单村供水工程,平均每处日供水能力仅50立方米,受益人口522人;国内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平均水价为1.63元/吨。若仅考虑电费、人员工资和日常维修费,运行成本为1.45元/吨,而全成本平均为2.3元/吨。
 
    在分质供水地区,对平原高氟、高砷或苦咸水多采用膜处理工艺,制水成本高出国内平均成本数倍,运行成本就达到了4-5元/吨,若考虑折旧费,则高达8-9元/吨。
 
    而今,在国内范围内,虽然大部分工程都按照规划要求,建立了管理机构和水费计量收费制度,但仍有地区实行按人头收费制度,一些地区甚至仍在喝福利水。根据北京市**次水务普查《农村供水工程普查成果》,除少数采用常规处理工艺的工程水厂征收水费外,其他工程均标记为“不收费”。水费征收方式不明已经对工程可持续性造成威胁。
 
水安全,谁来保证?
 
    除了饮用之外,不安全的水还可能会通过皮肤吸收和呼吸进入人体。也即,当我们在洗浴、洗涤、刷牙、洗脸时,不安全的水依然会威胁使用者的身体健康。
 
    2014年,环保部发布了一项题为“中国人群环境暴露行为模式研究”的国内性大规模研究。结果显示,我国有2.5亿居民的住宅区靠近重点排污企业和交通干道,2.8亿居民使用不安全饮用水。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安全的饮用水,就是一个人终身饮用,也不会对健康产生明显危害的饮用水。所谓终身饮用,就是按人均寿命70岁为基数,以每天每人2升饮水计算。如果水中含有有害物质,这些物质可能在饮用时通过皮肤接触、呼吸吸收、直饮等方式进入人体,从而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
 
    为应对日益严重的水体污染局面,我国已经采取诸如加大监督检查力度等手段,责令污染企业和行业整治,以及提升饮用水标准等政策措施,旨在从源头提升饮水安全级别。
 
    王占生也告诉《经济》记者,2015年出台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也即“水十条”)中提出,要从水源到水龙头全过程监管饮用水安全。“我们原来都是说监管到管网,从来没有说监管到用户。这次明确提到是到用户水龙头,说明我们政府决心很大。”
 
    据他了解,自来水厂的出水水质正在逐渐提高。“2012年,住建部说有83%的自来水合格,17%不合格。*近几年,那些水质不好的、不合格的大中型城市,现在都采取了深度处理工艺,也就是常规工艺再加臭氧、活性炭,投资不太多,处理效果却非常明显。现在看,城镇水问题主要集中在县级自来水厂。”
 
    另外,从自来水厂投加臭氧**的情况看,王占生判断,水源地水质的情况也有所提高。“以前投加的臭氧量大概是3-4mg/L,现在已经减少到了2mg/L。这其实也从侧面印证了水源地水质确实有所改善。”
 
    但是,要想真正实现用水安全,王占生认为,还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我们的供水管网确实要改。原来都是镀锌钢管,容易锈蚀,现在要改成塑料管或者是薄壁不锈钢管,肯定需要大量投资。国家会拿出一部分钱,将来在水费上也会有所体现,需要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另外,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供水单位也有义务定期监测、检测和评估本行政区域内饮用水水源、供水厂出水和用户水龙头水质等饮水安全状况。“‘水十条’规定,地级及以上城市自2016年起每季度向社会公开,自2018年起所有县级及以上城市饮水安全状况信息都要向社会公开。我们的政府部门要遵照执行。其实,有几项达不到要求,政府不要害怕,还是可以公布出来,告诉老百姓应该怎么解决、处理,我相信大家都能够理解。”
Copyright@ 2003-2020  广东环凯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人 : 潘建勋  联系电话 : 020-32078333-8853  传真 : 020-32078333  移动电话 : 15013138055  地址 : 广州萝岗区科学城神舟路788号  Email : 15013138055@163.com QQ : 15013138055

粤ICP备10054586号